中超

无上战尊 第三百五十六章选址

2019-10-17 22:23: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战尊 第三百五十六章选址

祖地,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石落眉头顿时一皱,黑龙说道没有错,可以说在边南大地最好的选址非属仙门祖地最佳无疑,但是在祖地的一番经历,让石落对哪里隐隐有着深深忌惮之意。

那里是独立的小世界,的确能够将与外界彻底的阻隔开来,若在里面为凌一打开轮回封印的话的确可以避免外人的干扰,但在着之中依旧有着让石落真真担心的事情。

自己在祖地之中,冥冥之中总是感觉有人在暗处里注视着自己,尽管自始至终对方都没有出现,但依旧石落感到了一丝的不安。若不能确定那祖地是绝对安全的情况,石落真心的不想让凌一轻易进入祖地之中,要知道轮回印记的诱惑力之大,只要是修士任谁也不会抵制住的。

“容我在想想吧”石落微微摇头,并没有理会黑龙兴奋的神色,眉宇间却是凝重起来。

“有什么好担心的,那些老家伙都是自封了,若要出来的话,损失之大完全超出了你的想象,而一个轮回印记显然是不够他们弥补损失的,:”

就在石落的沉思的时候,一直未曾露面七彩混天鹏却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石落身边,满脸坏笑的说道,而后更是很是轻蔑的看了眼黑龙,奚落的说道:有些人啊,肉身都丢了,其感知自然而然就弱了。对于一些隐蔽的危险自然看不到了。“

”小鸡仔,你说谁呢“黑龙一声嘶吼,巨大的声音扩散开来,让房屋都是不由颤抖起来,然而还未等石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七彩混天鹏却是冷哼一声,一步迈出,大声回应道:“小蚯蚓,我说的就是你。实力弱,还在我面前装什么强者啊,”

七彩混天鹏的声音让黑龙的顿时扭曲起来,望着七彩混天鹏,黑龙二话不说,舞动着自己的黑爪开始朝着七彩混天鹏的抓取,而七彩混天鹏在关键时刻也是没有丝毫的迟疑,怒吼一声,两人便是扭打在起来。、

两人倒是默契,并没有动用灵力单纯的依靠肉神之力,但哪怕如此力道也是惊人,眨眼间两个畜生便是将石落的房间能的破损不堪,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石落神色无奈,这两个就是冤家,只要一见面就会扭打在一起。

若是两人生死拼杀也就罢了,关键两人在进过一次酣畅淋漓的战斗之中,犹如好友一般开始拌嘴起来,对此石落已经见惯不怪,此时也只好静静的等待着两人互殴战争的结束。

足足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黑龙和七彩混天鹏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停止了争斗,一个个神色狼狈不堪。看着鼻青脸肿的两人,石落忍不住感到一阵好笑。

刚想要开口说话,谁知黑龙却是率先叫骂道:小鸡仔,我告诉你,你给我老实带你,若你在招惹我的话,我一定要吧你给吞了。“

听到黑龙如此的霸气话,七彩混天鹏哪里能忍得住,二话不说,站起来便是对着黑龙喊道:“臭小子,你以为老子我怕你不成,你给我等着。今天爷爷我不把你给打趴下,我怎么对得起我的先祖。”

当我怕你不成”黑龙也是毫不示弱。

眼见两人要再次动手,石落连忙将两人拉住,而后很是无奈的说道:你们够了,一见面就打,你们打我也是没有意见,你们倒是动真格的,每次就这样的不了了之了,算什么回事啊”

石落面色阴沉的可怕,感受着石落身上所说散发出的怒气,两人才总算安静了下来,但依旧你不看我,你也别看我的样子,看着着两个小东西,石落真心感到自己的真得很悲催啊,收了两个强横的宠物,谁知道双方还不对眼,而自己则化身为那解决矛盾的和事老,夹在他们两人中间受气。

“你们两个给我老实点,现在我们要说正事了,”石落拉了下两人,语气略显低沉的说道,听到这话,黑龙和天鹏两人的面色才有所改变,而后看向石落。

石落无奈,随即将目光看向天鹏,沉声问道:祖地的事情,你好像很清楚的样子,你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在那祖地之中真的还有其他的存在。”

在听到天鹏话的瞬间,石落刹那间便是感觉自己的的猜测没有错,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虽然没有让后石落感到了恶意,但石落依旧感到了一声的不爽,然而等自己的想要去探查的时候,却根本发现不了任何东西,这也是为何在黑龙提出要进入祖地,为凌一开启轮回印时候,自己迟疑的原因。

“怎么说呢那些老家伙,本来就已经快要似了。此时也只不过是借助祖地的气息苟延残喘罢了,他们的存在的年代太过久远,久远的和我们差不多一个年代,只不过他们的封印之法和我们不同,无法保证时间停止,所以哪怕他们活了下来,此时已经虚弱不堪,最为重要的是他们的封印麻烦,若提前出来话,代价之大,超出想象。”

天鹏收起了刚才的不爽,语气很是凝重的说道,若不是当初自己进入到那祖地之中,四处闲逛了一番话,也不会发现这个秘密,他们的气息很是隐秘,若不是自己仔细的话也不会发现的、

“你的意思是说,哪怕他们见到了轮回印记,也不会抢夺,因为对他们而言既是得到了也得不偿失。”看着天鹏,石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若真的是这样的话,祖地的确是最佳的选择之地。、

“那是肯定的,你以为能够封印数千年,甚至更久,其本身封印之力需要多强,不要说一个轮回印记,就是十个他们都未必会出来,对于那些人而言,实力早已经不是他们所追求的了,长生在是硬道理。”

看着了眼石落,天鹏也懒得解释那么多,随即摆动了自己的羽毛,很是高傲的在黑龙的面前走了一圈之后,神色很是猖狂。

黑龙本身就是暴脾气,此时哪里允许这个小鸡仔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一声龙吟便是再次与对方交战在一起。只是随意的看了眼后,也不在言语,而是径直走出了房门,眼不见心位静,自己可没有时间在这里看这两个白痴打架。

石路走出了房门,心中则是思索着天鹏话的真实性,虽然心中相信了七八分,但是为了凌一的安全,石落还是要小心在小心,不知不觉间石落走出了自己的所在山峰,脚步不由自出的朝着是那陨仙峰走去。

当走到那陨仙峰的那山谷的位置的时候,神色微微一怔,此时自己的所站的地势比较高,正好可以遥望到那陨仙峰的山顶之上,只见在那山顶之上,各种的鲜花盛开着,美艳无比,在着鲜花丛之中则是有着一个低矮的草庐盘踞在那。

整体看上去给人一种的归隐田园的感觉,看着那草庐,石落心脏扑通扑通的急促的跳动了起来,他知道那就是方梦的长老的居所,那个自己今生第一个女人,尽管双方没有什么很深厚的感情,但石落不得不说,自始至终,方梦身上仿佛有着一种很是奇异的力量在吸引着自己。

“真是孽缘啊”看着那草庐,石落沉默不语,一时间竟然进退不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在他心底深处,他其实很想走过去,将事情和方梦讲清楚,告诉她,你是我的女人,我会对你负责的。但是理智却告诉石落,此时的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资本会让一个天乾境强者深信自己的所说的话。

石落摇头,在那山顶之处,遥望着那陨仙峰的草庐,足足数个时辰,一直等到那日落时分的时候,石落似石雕半点身躯微微一动,传来了一声轻叹之声,终于,在最后一刻,石落依旧没有鼓起勇气去面对方梦。

而石落却不知道,在他遥望那草庐的时候,在他身后的数百米的山坡之上,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也一直在注视着石落,那女子是谁自然不用多说,相对于石落内心的复杂,方梦心中更是复杂无比。

然而就在石落转身离去瞬间,抬头的刹那,一道曼妙的身影陡然落在石落的眼中,让石落一愣,方梦同样一惊,面色中浮现出了一丝的慌张,刚要转身离去。

石落却不知道哪里的来到勇气,低喊一声:“方梦长老:”方梦那两个字出口而出,在喊出的片刻后,长老两字紧随其后。

声音中带着一丝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石落在喊出口的瞬间,心中不由生出了一阵懊恼,而方梦前行脚步也随着石落的鼾声微微一顿,本想离去的她微微一震叹息,心中苦涩无比

“孽缘啊既然如此,那今日就了解了吧,”

“你找我”淡淡的声音传来,只见方梦在转身的同时,面色上的那一丝的无奈,瞬间被从容和淡定所取代,看着石落,嘴角掀起了一丝的微笑,迈步间便是朝着石落走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对方,见过了腥风血雨的石落竟然突然感到了一阵紧张。

“方梦,方梦长老:”石落嘴巴微张,因为太过紧张而不由开始的结巴起来,看着石落,方梦不知为何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在自己的印象中,着少年总是那么自信。侃侃而谈,仿佛天地间根本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难到他,但是此时他自己面前,竟然如那未开的少年,让自己本有些郁闷的心情顿时开朗了很多。

“走吧”方梦并没有多说些什么,淡淡一句,而后在前,带着石落缓缓朝着那陨仙峰走去。石落看着对方曼妙的背影,神色中顿时一愣,随即苦笑一声,缓缓跟着他的步伐走去。

陨仙峰很是平凡,仿佛如那土丘一般,在外面看来根本不会引起人的丝毫注意,但是当真正走进的时候,就会发现这做山峰的奇特之处,在踏入到陨仙峰的瞬间,自己心中一动,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四周传来的那种令人心中悸动的力量波动,那不是灵力,仿佛是一种气氛,一种不甘心的懊恼。

“这里好奇怪”石落讷讷说道,随着步伐的深入,也是渐渐走到那花丛之中,花丛很是美丽,仿佛那世外桃源般,充斥花香,行走在里面,闻着那花香,石落心神空明,全身都是不由放松了下来。

“做吧”当走到那草庐的时候,只见在那草庐之前,有着一套桌椅,很是朴素但却蕴含禅韵,之上有着茶壶摆弄,方梦抬起纤纤玉手,为石落泡茶,两人只见仿佛那多年未见的知己,在这一刻不说一言,但心中却是默契的很。石落没有说话,方梦也没有说话,似乎双方都在回避着,但正是这种回避却让双方心知肚明。

“我等两日就要走了”就在石落抬起茶杯,要品尝的时候,方梦缓缓抬头,凝声说道,在传出的瞬间,石落抬起的手臂微微一颤,停留片刻后,石落手臂在一动,将那茶水一饮而尽,甘甜可口但入喉的瞬间却是有着丝丝苦味蔓延。

石落没有答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对方,仿佛要动对方的神色中看出个所以然了

,但显然石落失败了。方梦的面色风轻云淡,白嫩的面色上始终挂着一丝的微笑,着微笑看上去很是祥和。

终于石落还是忍不住了,叹息一声后说道:我会去找你的”

简单的六个字却带着石落所有的心绪,这让方梦神色微微一愣,嘴角那一丝的微笑也是随之凝固起来,花怒汉抬头看向石落,沉默不语。

就这样两人对视着,到了最后方梦却是笑了,这微笑中带着不解,更带着一丝的无所谓,落在石落眼中却是一阵阵心痛。石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了方梦,

的确,自重生以来,亦或者前世,方梦是石落见过最能吸引他的女人,不是之一,而是唯一,她那种的成熟的风韵中带有的一丝的淡雅,仿佛是对石落的致命毒药,让石落不可自拔。

若是以往,石落虽然会惊艳但却不会多想,因为他知道他今生想要的是什么但是现在却是不同,自己和方梦有了肌肤之亲,这种的近距离的接触,让石落对方梦的越发的迷恋。

石落不知道什么叫,前世的他只等的杀伐,今世的他还从来没有体会过,但在方梦说出她要离去的那句话的时候,石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这种感觉是他从没有体会过的。

“你不信”石落看着那微笑,心中莫名的生出了些许怒火,

方梦微微一笑,看来眼石落,而后看向了远方,说道:“我走的很远,我怕你跟不上”

“很远,我怕你跟不上什么意思”石落一愣,脑海中一阵短路后瞬间便是明悟过来,嘴角间不由露出了微笑,这微笑依旧骄傲中带着自信,缓缓抬起手中茶杯,一饮而尽,感受那种清爽和甘甜,以及那最后一刻的苦韵。石落不语,久久的沉闷后。

石落起身,转身就是要离去,当当他走出了十步的时候,脚步随之一顿,转身对着石落一笑,这笑容在阳光的映照下,充满了朝气和活力,恰好落在方梦的美眸中,让她看的不由一阵失神,而就在这个时候石落却是笑说道:“凡是都会用终点,哪怕我跟不上但会达到你去的地方,也可能到时候追不上的不是我,而是你。”

说完,石落转身便是离去,在脚步迈出的同时,石落脚步轻松而自然更带着浓浓的朝气,看着石落的背影,方梦的嘴角不由露出了笑意,只不过着笑容看上去很幸福但在着幸福下却是无奈。未完待续。

贵阳治疗癫痫病费用
莆田癫痫病
淄博牛皮癣治疗方法
贵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莆田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