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魔装 第九七七章 重见

2020-01-16 18:41: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装 第九七七章 重见

方以哲扫视了一圈,突然发现苏唐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本来稳如山岳的身形正前后缓缓摇晃着,似乎坐不稳了,下一刻就要仆倒,双瞳黯淡,一抹血丝从他的嘴角慢慢渗了出来。

方以哲一惊,急忙纵身掠起,飘落在苏唐身边:“你怎么了?”

苏唐勉强露出苦笑,视线转向贺兰飞琼,眼中充满了疑问。

“他应该无碍的。”贺兰飞琼的神色也很萎靡,但和苏唐相比,要强得多:“邪君台毕竟是他炼化的灵种,所以我借用了他的神念。”

“可你……总应该……先和我说一声的……”苏唐艰涩的说道。

“我也没想到损耗会这么大。”贺兰飞琼道:“怪不得师尊说过,让我修成神通之后,才能尝试着去运转上古灵阵。”

“我和你讲……再没有下次了……原来阵眼是这么做的……”苏唐断断续续的说道,他眼前一阵阵发黑,刚才贺兰飞琼运转灵阵的时候,他才发现,做阵眼原来是任人鱼肉的角色,就连他的神念都可以被硬生生抽取出去,幸好在最后一刻,贺兰飞琼发现不对,阻断了抽取,否则,恐怕他现在已变成人于了。

“没有就没有吧……”贺兰飞琼笑嘻嘻的说道,她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随后转移了话题:“你去把他叫出来,好多年没见过他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方以哲突然叫道。

贺兰飞琼扫了方以哲一眼,没有应答,随后用眼神催促苏唐快点动身。

苏唐长吸了一口气,身形向邪君台掠去,转眼便消失在山岩中。

对苏唐而言,邪君台是不设防的,他可以随时进出,而且,他可以清晰的感应到魔装傀儡的方位。

下一刻,苏唐已出现在一片密林内,在密林当中有一座平场,和苏唐的神态有几分相似的魔装傀儡正在平场中静修。

苏唐停在魔装傀儡前,沉默片刻,随后轻轻吸了一口气,魔装傀儡的形体陡然变得扭曲起来,接着化作一道轻烟,钻入苏唐的口鼻中,消失不见。

苏唐慢慢垂下眼帘,开始运转灵脉,吸收着魔装傀儡带给他的如海一般磅礴的灵力。

自从他离开人界后,魔装傀儡已在邪君台中静静的修行了近三十年,而且是从不间断的修行。

苏唐的万古浮生诀汲取灵力的速度和效率虽然远远超过其他修士的灵诀,甚至能在战场上即时汲取,但和逸散的灵气总和相比,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而魔装傀儡积储的灵力,却是百分之百归属于他的,绝没有半点浪费。

更何况,魔装傀儡一直都在修行,等于他瞬间多出了三十年的苦修。

疲态已一扫而空,苏唐的双瞳重新恢复了神光,他略微顿了顿,身形突然从原地消失了。

转眼间,苏唐已落在一片草原上,他漫步向前行走着。

附近的草丛以肉眼可以察觉的速度生长起来,草丛中还有野花在竞相开放,有红色、有黄色、有紫的、有洁白的,只是几息的时间,周围已变成了一片花海。

苏唐嘴角露出微笑,他并没有动用远古命运之树的灵能,方圆千余米之内的花草突然发生了异变,是因为有一个生命正在缓缓苏醒。

继续向前走,前方出现了一汪清泉,一个女子正坐在石块后,静静的盯着水面,水面上有一朵荷花,荷花中包着一只灿金色的茧,此刻,茧壳正在慢慢蠕动着。

苏唐没有看那女子,他的视线始终盯着灿金色的茧,笔直走到泉边,他停下了脚步。

那女子吃惊的抬起头,看向苏唐。

“庄姑娘,久违了。”苏唐轻声道。

“你……你是谁?”那女子慢慢站起身,就在她起身的瞬间,花海中突然出现了无数只灵蝶,灵蝶如乌云般腾起在半空中,盘旋不停,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你一点都没老。”苏唐缓缓说道:“我却是有些老了……”

事实上,苏唐相貌的变化并不大,但神态和以前截然不同,以前的苏唐充满锐气,他在宗师时,就敢挑战大宗师,到了大宗师,又敢挑战大祖,可是在星域中熬炼了这些年,他的锐气已经快被消磨光了,遇事经常瞻前顾后,不过一旦下定了决心,手段则要比以前狠辣得多,动辄杀生盈野。

“你认得我?”那女子皱起眉。

“我们是朋友啊。”苏唐笑道。

“怪不得呢,看到你,我一点都不慌。”那女子的嘴角慢慢上翘,随后也笑了起来。

“她睡了有多久了?”苏唐的视线重新落在灿金色的茧上。

“二十年又十个月了。”那女子皱起眉,忧心忡忡的说道。

“你的毛病好了?”苏唐显得有些诧异。

“我有什么毛病?”那女子一愣。

“二十年又十个月?你能记得这么准?”苏唐又道。

“我只能记得她。”那女子道:“只要是和她有关的,我都能记得住,所以,我最喜欢她了,也一直在这里陪她

“看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苏唐轻轻叹了一口气:“你先留在这里照顾她,我去去就回来。”

“我本来就一直在这里的呀”那女子说道。

苏唐的身影又一次从原地消失,在邪君台之内,他就是无所不能的神,以前做不到,现在他的进境已直追大君,又凭空增加了三十年的苦修,距离真正的突破已为时不远了。

苏唐汲取的不止是魔装傀儡的灵力,还有在静修中慢慢沉淀下的一切。

又是一道泉水,泉水从石缝中渗出,汇集成一汪清潭,随后又顺着山势慢慢向前流淌着,不时发出悦耳的响声。

清潭边有两个女子,其中一个俯下身,一头飘飘长发浸在水中,一柄巨大的砍刀正插在她身后,另一个女子手中端着皂花,仔细为人洗着头发。

俯下身的正是习小茹,而端着皂花的是梅妃,两个人谈笑不停,气氛显得很愉悦。

就在这时,又一个女子从林中穿出来,口中发出惊叫声:“不好了不好了叶浮沉先生晕厥过去了”

“宗秀儿,出了什么事?”习小茹蓦然抬起头。

“我也不太清楚。”宗秀儿微微有些气喘:“师祖说,好像从星空中垂下一股巨力,要操控邪君台,叶浮沉先生拼死与那股巨力相抗,最后力不能支,好像……好像是输了”

“刚才天摇地动,就是那股巨力在搞鬼?”习小茹喝道。

“应该是的。”宗秀儿回道。

习小茹沉默片刻,再次俯下身,从梅妃手中接过皂花,擦拭着自己的头发。

“不回去看看么?”梅妃吃惊的问道。

“不妨事的。”习小茹淡淡说道:“如果是寻常宵小,自然没关系,我们都出不去,他们更没办法进得来;如果能进来,别说我们,就算他在,我们应该也不是对手。秀儿,你师尊当初是怎么教导你的?每逢大事应有静气,这般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子?”

“不也不能怪我……”宗秀儿显得有些委屈:“是师祖让我来的。”

苏唐默然,他突然发现,在这些年里,习小茹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以前的习小茹只是有股敢打敢杀的劲头,现在却显得冷静得多,换成他苏唐,突然发现自己的域级灵种被一股力量撼动,真未必能做到习小茹这般稳练。

苏唐迈开步,缓缓向习小茹走去,梅妃和宗秀儿突然发现走出一条身影,一起向这边看来,随后她们变得目瞪口呆。

苏唐把食指竖在唇前,示意梅妃和宗秀儿不要做声,而梅妃和宗秀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们不约而同用手揉眼,接着又大大睁开。

在苏唐刚刚离开的那几年里,她们经常期盼着,苏唐会在某时某刻,突然出现,给她们带来惊喜,但转眼过了近三十年,那种期盼已经变得很淡薄了,或许她们心底里还会认为苏唐早已在危机重重的星域中殒落了,只是没有人敢说出来而已。

苏唐走到习小茹身后,弯腰拾起一蓬散发着清香的皂花,轻轻抹在习小茹的头发上。

习小茹依然俯着身,她根本没有回头,应该看不到苏唐的,不过,她的身体突然微微颤抖起来,脖颈、肩头处的肌肉也变得格外僵硬。

宗秀儿这个时候才缓过神来,她突然掠起身形,向远方飞去,叶浮沉是唯一能控制邪君台的人,他突然晕厥,已让诸位长老感到不安了,所以她一定要立即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传回去。

梅妃心中激荡无比,只是她清楚自己的身份,不敢逾越,更不敢打扰现在的苏唐和习小茹,只用手轻轻抓起苏唐的衣角,随后死死握在掌心中,再不放开。

苏唐用最温柔的动作为习小茹洗着长发,可习小茹的身体却抖得愈发厉害了,有眼泪从眼角流出,随着洒落的水花溅落在清潭中,苏唐看得清清楚楚,他不由发出低低的叹息声。

贵阳癫痫医院看病怎么样
成都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保定癫痫病医院
广东治疗男科方法
厦门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