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我要做天帝 第七十七章:回府

2020-01-17 00:37: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要做天帝 第七十七章:回府

莫凌并不知道,他捡来的这人的父亲,正在发动整个剑南城的守军和衙役来寻找。

一路众神隐去身形,直接飞回神宫,莫凌不顾莫璃惊讶的眼神,吩咐道:“不准泄露此事!”莫璃虽不解,却知道轻重,压下满头疑惑,将郑易宸送到厢房,接受莫凌的治疗,并赶走所有人,禁止旁人靠近。

房内发生什么,无人知晓!

一天过去,莫凌终于出来,吩咐仆人给他用了药,双重治疗下,郑易宸的身躯缓缓恢复过来,只要今晚再休息一夜,明日就能好个七七八八。

莫凌满意的点点头,莫璃却是始终皱眉,看了郑易宸一眼,见他陷入熟睡,也就对着莫凌道:

“公子,这人到底是谁?我感觉这个人身上有一股极为华贵的气运?貌似来历并不一般,把他救回来,会不会招惹麻烦?”

“不会的!你安心就好!我自有安排。”

莫凌回到:

“这人身世必定不凡,救他回来,也是想借助其势力,方便我们抢夺香火,你不要多想了。”

“是!公子!”莫凌话语模棱两可,莫璃也不在多问,有些事不是自己应该知道的,端起托盘,起身出去了。

一时四下无人,室内寂静一片,下一刻,郑易宸忽的睁开双眼,瞳孔里金色光芒闪烁,隐隐有巨龙咆哮,金光闪动三次,尽数收敛,其起身坐起来,看他流利姿态,哪里还有虚弱受伤之意,满面怀笑,对莫凌到:“你准备好了么?”

莫凌同样回笑:“准备好了!郑公子,以后天下风云,全靠你了!”

郑易宸抱拳到:“还要多谢大神救助。此次郑某得以脱离危机,全靠大神相助,以后必定重谢!”说完哈哈大笑!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既然你伤势未愈,可在我神宫休息几天,待到安魂定魄,一切圆满,再离开不迟。”莫凌似有所指,吩咐到。

“多谢大神好意!郑某却之不恭了。”

郑易宸在莫凌处安养静修,却不知城内为寻他,早已是鸡飞狗跳。第四天得知了其父派出了众多亲兵在峭壁附近寻找自己,于是不再多留,告辞回去。

其父靖川侯郑渲大怒,斥责其鲁莽,责罚他禁闭十天不准出府。一路跟随的莫凌见大事已定,这才转身离去。

郑易宸所在的院子在侯爷府东南院中,其父靖川侯郑渲是整个剑南城的最高主宰。但即便这样,郑易宸的日子其实也并不好过,只因他并不是正室所生,而且也不是老大,在他上面还有两个兄长。其母顾青案乃是商户之家,比不上正室乃是京城大员之女。

侧房顾氏早在十五年前生下郑易宸就已死去,好在侯爷深爱其母,多年下来,也是嫡子待遇,但重点培养对象,也只在两个兄长中。正室深恨顾氏,连带着对郑易宸也多有愤恨。

但到底是侯府,两个兄长明面上不敢过分,只在私底下对其多有打压,正室也背地里指示仆人中途截取理应发给郑易宸的钱粮。

所以别看郑易宸是侯爷之子,日子过的甚至连城中一般富户都比不上。只看都已经十五了还没教养师父,就已可见一斑。郑易宸性子早就被磨得懦弱不堪,都是唯唯诺诺,敢怒不敢言,遇事如闷葫芦,只敢逃避和自我安慰。

正室和两个兄长的苛刻,竟然已经习以为常。果然环境才是改变一个人的根本!

连带着侯爷也以为是烂泥扶不上墙,也只打算快快等他成年,为其找个妻子,早早把他安排个地方打发了事。

郑易宸的居所在整个侯爷府的东香园,这里靠近正室,名义上是正室关爱,实则是正好方便正室监管。本来是为仆人们准备的居所,结果也成了郑易宸这个侯爷三子的居所,走到以前走过无数次的大门前,此时倒显得有些特殊,郑易宸有些感慨:

“也不知道小丫头两天没见我,会不会想我?”

正打算推门进去,却突然听见门里有声音传来:

“你这死丫头,昨日就说今日来,怎么今日又说明日来?那多人的衣服等着洗呢?你不去洗,难道还要等我?”

屋里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来:

“王婶,我今天确实不舒服,能再请一天假吗?那些衣服我明日就来洗,公子今天要是回来了,没有人热汤,吃了肚子会不好受。”

“咸吃萝卜瞎操心,夫人都不操心,你个小丫头倒关心的挺宽!”

“今天夜里我就把衣服送过来,我要明天早上看见洗好的衣服,不然,你就等着喝西北风把。”

郑易宸听见里面说完,一个人的脚步向着大门走来,连忙隐在墙角后,放任王婶离开,随后看没有关闭的大门,走了进去。

打量四周,房子外观崭新,倒是大方错落有致,倒底是侯爷之子,即便是侧室庶子,夫人也不敢做的太过。只不过进了楼阁,才发现内里简直简单到可怕。装饰简单,桌案褥榻,到处都是陈旧之色。床帘竟也是旧布,厚厚沾了一层灰,以至于阳光投不进去,即便是白天,屋内看去也有些阴暗。

一阵老鸭汤的香味从房屋中传来,里面似乎有人,听见门口的声音后愣了好一会没敢出声,直到郑易宸一直保持沉默,里面才突然怯生生的传来一句话语:

“是王婶吗?衣服这么快就送过来了?”

郑易宸不知为何,听见这句话心里突然有些酸楚,这个小侍女是身边唯一一个服侍他的人,像这种侯爷三公子的身份,这种贴身侍女理论上日后都是要做小妾的,若是夫君发达,说不定能有个浩命。

按说她就应该吃香喝辣,只需要在乎怎么打扮自己,让自己的夫君或者主上开心就行,可是郑易宸的这个小侍女,却完全没有这个好命。

之前郑易宸与其说是靠着被克扣后的钱粮生活,还不如说小侍女通过不断的打零工养活的自己,小侍女不仅仅是郑易宸的侍女,还是郑易宸的衣食父母。

郑易宸无奈,只能是微微咳嗽一声。

“咳咳~”

屋里听见声音,显然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一个矫健的黑影突然冲出阴暗房屋,向着莫凌跑来,走进一看,一个瘦瘦黑黑的青衣小侍女站在莫凌面前:

“公子,你终于回来了,这几日你都去那了?我听说老爷发动了好多人去找你,我问了好多人,却没有理我,我好担心你,我还以为...”

说到这里侍女突然住嘴,连忙展露笑容,灵动的大眼睛中满是真诚喜悦,若是皮肤白点,稍微长点肉,也是一个水灵灵的大美人。

侍女改口说道:

“呸呸呸,公子回来了就好,我给你炖了老鸭汤,现在正好热和着,公子快进来喝把。”说着拉住手,上下打量郑易宸一番,闪过几丝迟疑:“公子!你怎么——怎么?感觉有些不一样了呢?”

郑易宸淡笑:“欧?哪里不一样,你说来本公子听听?看是脸不一样,还是手不一样?”

丫头思索一阵,并没发现什么:“和以前比,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算了,公子平安回来就好。公子,你这次失踪,一定要好好静养,别再惹侯爷发火了。不然,夫人又要责怪!”打消疑惑,拉着他走进里屋,郑易宸没有拒绝,里屋虽然阴暗,但极为干净整洁,正中间放着一口锅,里面是翻滚的老鸭汤。

郑易宸想了想,喊出侍女的名字:

“翠儿?”

“嗯?”

“我记得夫人没给过鸭子啊,这老鸭汤,是从何而来?”

李翠儿这个名字很俗,真的很俗,郑易宸却对这个名字有着天然的亲切感,李翠儿就如同她庸俗的名字,整个人也显得很俗,那种可以为了一文钱该买三两米还是两颗菜而犹豫好久,并沉迷在买菜这种变相购物乐趣之中的人。

李翠儿望着郑易宸,双眼仿佛变为了月牙:

“没什么,我把我的簪子给了王婶,换了一只大肥鸭,公子早就说想吃鸭子了,之前一直没舍得,今次给公子补上!”

郑易宸却是一愣,他直直看着李翠儿,语气中带有一丝无奈:

“那根发盏,可是你第一天进我门,我送给你的那只?”

小丫头点点头,忙取了瓷盅,舀的满满,递给郑易宸充满期待:“公子!快吃吧!”

云浮市中医院
上海惠生堂中医门诊部
赤峰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杭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治疗白癜风医院台州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