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保安应聘狆戏观察姩轻学泩自创姿色鉴定理论

2019-12-05 07:19: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和其他写人的书不同,他写人的姿色,以及姿色带来的好处。

2015年4月,在中央戏剧学院昌平校区当保安的王亚军,和他的《姿色鉴定学概论》,掀起了一场舆论风暴:反感的人认为他惯于“炒作”;认同的人觉得他足够“犀利”。

在10万字的书稿中,他提出色值、色型、色态、色酬等理论,强调姿色对一个人生活、事业、爱情的重要性。通俗点说,就是长得漂亮在一定条件下能“靠脸”换取社会资源。

何为漂亮?王亚军设立了“鉴定标准”,将人的相貌、姿态、穿着等外在形象分为了四个等级。小到眉毛、眼睛、鼻子、牙齿,大到脸型、颈部、躯体、四肢,甚至身体动态和声音音色,都有可参考的鉴定依据。

但细化的理论依据,王亚军并未过多透露。书稿在3月初作了版权登记,没有出版,他要“保密”。

姿色的“鉴定标准”,由王亚军一手创立。

对于“标准”的权威性,王亚军并不担心。按照他的说法,这是在阅读过大量相关书籍,咨询过很多化妆师、造型师,并曾在一位入行多年的影视化妆师工作室里学习后的理论总结,足以支撑姿色鉴定标准的“客观和中立。”

此外,理论还建立在大量研究样本基础之上在,研究的样本是人。

去中戏当保安就为“看人”

王亚军一天至少观察30个人。

他们来自闪烁着荧光、大大小小的显示屏里,来自充斥着各种声音、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来自灯火通明喧嚣热闹的商场,穿梭呼啸风声的地铁站,冰冷的医院和平静的校园。

坐地铁时,王亚军会刻意从一个地铁口走到另一个,乘着扶梯上上下下。当目光随之扫过满满的人群,这是种“收获”。就连在医院等待就诊,他都在观察。

一个满脸皱纹,佝偻着背,捧着饭盒颤颤巍巍吃饺子的老太太曾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典型的农村苦难老人形象,她这样的演悲剧都不用化妆。”

在中戏当保安时,他的眼光总是落在过往的年轻学生身上。一个多月的观察,让他确定“艺术学校的学生百里挑一”。

去中戏的目的,就是为了“看人”,他毫不避讳。

其实中戏并非他当初的唯一目标,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都是他当保安的理想场所,只不过因为年龄和住宿问题,他最终去了中戏。

王亚军的研究,不仅仅局限在小萝莉和小鲜肉身上,各路明星也是他的“菜”。

但在现实生活中,王亚军没有见过明星。

大多时候在上,他会挑选一些影视明星、络红人的照片和视频细细观看。

观察明星,动态的比静态的好,视频比照片“真实”。他说,比如范冰冰拍照好看,动起来五官就挪了位,尤其哭起来不美。而王宝强是“一根筋”形象的代表人物,微博头像却太“高大上”,“不符合他本身的‘傻根’气质,有点忘本。”

帅气理发师激发姿色研究

对姿色鉴定的研究,也源于一次观察。

2006年夏天,在家乡廊坊,王亚军在大学城围起来的小村庄里摆地摊卖旧书。他对面的那家小理发店,是整条街上最热闹的地方。

透过小理发店的落地玻璃窗,王亚军观察到了“热闹”的原因:年轻的理发师一头飘逸长发,标准的瓜子脸,白白净净,十分帅气。以至于人们忽略了他半路出家的理发水平,和其他理发店的竞争力。

王亚军由此强烈感受到“长相对人极其重要”,开始研究姿色和姿色背后的意义。

对于美的标准,王亚军有他的界定。

对一个人的姿色鉴定类似对文学作品的评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谁的文章最好,“最”很难鉴定。但好与坏的基本水准,比较之下不难看出来。

王亚军总结了很多对比、观察后的结论。比如,有黑亮的大眼睛、浓密的长睫毛是加分项,不难解释为什么美瞳、假睫毛广受欢迎。

他发现娱乐圈里很多明星鼻型相似,都是以人中顶端为水平线,鼻孔两侧比人中顶端要高,他起名为“飞翼鼻”。还有轻微罗圈腿比“直直的”腿型更好看。因为两脚并拢时膝盖有略微的距离,走起路来有轻微的摇摆,展现“独特的线条美”。

对时下流行的“男神、女神”,他有自己的标准:素颜状态下80分以上,达到次高色级和高色级水平,能获取较大色酬。比如吴彦祖、林志颖、刘亦菲、范冰冰等符合标准、公认的漂亮明星,具有较高的商业价值。

想为“姿色鉴定”开宗立派

王亚军想“开宗立派”。

他花了两年时间,把细化的“姿色鉴定标准”,全放到了《姿色鉴定学概论》中。

他还在2013年出版了《色酬定律》一书,发问:相貌经济时代,你的姿色值多少钱。用“边际效益最大化”的思维模式探讨姿色差异及带来的影响。

有人笑他,相貌平平居然敢研究“姿色”。他答:我也受这理论支配,长得不好看不妨碍我做研究。初等色级的他顶多跟中等色级的人交朋友,再美的人就高攀不上了。

对于质疑他炒作的声音,王亚军并不理会,他形容曾经的作品“写得很幼稚,跟人的阅历和思想深度有关。”还表示“姿色鉴定是色酬定律的延伸和应用。”

他说,这一切都不会动摇他“开宗立派”的决心。

有多年服装设计、整体造型从业经验的刘女士,在世贸天阶拥有一家俱乐部和数量庞大的会员。去年夏天,她在一次主讲与时尚相关的公益课程结束后,见

到了带着书稿的王亚军。当这个背着双肩包、外形与时尚根本不沾边的中年男人,对她说出“颜值”和“色酬定律”时,令她十分惊讶。

刘女士欣赏他的胆识和勇气。她说,“看脸”的社会现象确实存在,对一些犀利的观点也很赞同,但“姿色”这个词太片面。“很难将美细分,且人们的眼光也在不断变化。”

刘女士对王亚军两年内写成姿色鉴定学有些怀疑,虽然理论可行,但其内容专业与否无法评价。“他说的那些理论我都懂,甚至懂得更多,但我从业20多年都不敢写标准。”

但王亚军却很有自信,他相信那些理论,能成为化妆美容、整容整形、服装设计、影视等行业的参考书,也“填补了研究人体美学的空白”。他还能依照姿色鉴定学理论,通过与人沟通后就能针对对方的姿色水平和缺陷,在一周内出具一份姿色鉴定书,就其相貌、穿着、打扮等给出提升意见。

他鉴定过自己的相貌:初等色级,60到70分之间。这是最低的评级,但有“充分的理论依据”。

他将鉴定费用定为最低580元,最高1980元。鉴定书不以顾客满意为标准,而是以姿色鉴定学理论为标准,这样才“客观、理性、中立”。王亚军说,认同姿色鉴定学即认同鉴定。“这是种坚持,也许有人看重的是这种坚持。”

被邀请参加成都美博会

王亚军火了,但似乎“麻烦”也接踵而至。

4月11日,因不服从保安公司调岗到大兴的安排,王亚军离开中戏。他跟他的同事猜测,是姿色鉴定惹来了“麻烦”。

他没有气馁,也不担心这本书的未来。

虽然“姿色”面对严格的审查制度,出版似乎没有那么容易。但他仍抱有信心,因为联系他的人,越来越多。“有很多人通过络平台找到我,说想看看书”。还有一些媒体、商家纷纷邀请他采访、拍摄或参加活动。

与此同时,一些他的朋友、曾经的同事也陆续从报道中发现他“火了”的端倪。但最让他们惊讶的,不是“王亚军创办姿色鉴定,”而是“王亚军在中戏当保安。”

王亚军曾在一家图书公司当。去年夏天,张静(化名)来到这家公司上班,在部见到了王亚军。从开始感觉“有距离”,到后来发现这位不抽烟、不喝酒的“微胖界人士”很好相处,张静说,王亚军没有棱角、平易近人。

“他挺幽默也很有意思,一早就说要写本书‘开山鼻祖’。”张静说,由于工作原因,身边每天都有人在写书,但没想到王亚军写“姿色鉴定。”

虽然,王亚军是少有的观察同事穿着、打扮的男士,并能提出“不错的建议”,甚至会带着他们一起去公司楼下看帅哥。

“但他说的帅哥我只认同80%。”张静说,毕竟看人是凭感觉,每个人衡量标准不一样。“我很期待,他到底写了些什么。”

在期待与关注中,王亚军感觉到,自己“出名了”。

他开始担心人身安全,害怕自己的言论会给别人造成不适或利益上的损害,引发反弹和报复。他外出时会戴上口罩遮住大半个脸,还打算配一个王家卫式的墨镜。

昨天,王亚军坐上了飞往成都的航班。

这是成都美博会一商家邀请他去对美妆造型提出建议。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坐飞机。

曾欲卖小说版权救患尿毒症弟弟

最近的经历,王亚军都没告诉父母。

“我不想让他们操心。”甚至在写《姿色鉴定学概论》时,署名是“王少敏”,而此前在豆瓣阅读上发表的几篇小说,都用的是“王梓政”的笔名。

在豆瓣上,他的自我介绍为“政治面貌农民。”

王亚军生长于廊坊的一个小村庄,初三上了四个月,就因为严重偏科辍学回家。1998年,他参加了汉语言文学的大专自学考试。看了两年半的书,通过十门课程考试后,他在2000年的夏天毕业。

那年,王亚军第一次来北京,兜里揣着三百块钱。他漫无目的地瞎转,四处寻找管吃管住的工作,四处碰壁。他说这个城市让他心慌。

回到河北廊坊老家,他又感觉没有用武之地。

2003年,王亚军结束了维持仅一年的婚姻。四年后,又来到北京。初中同学给他介绍了一份图书的工作,“干别的费劲,不会跟陌生人频繁打交道。”而在闲暇时,他也有了自己的时间,专心去研究自己颇感兴趣的姿色鉴定学。

几年的蛰伏似乎没白费。2015年,他整理出10万字的书稿。

这是他的心血和宝贝,在书稿出版前,他不让任何一个人翻看。

但现实的压力接踵而至。有媒体发现,去年10月,他到北京电影学院门口摆摊求助,称卖小说版权救患尿毒症的弟弟。这个求助同样出现在今年1月底他的微博上。

王亚军说,比他小四岁的弟弟去年被查出尿毒症,现在每周透析两次。弟弟还有两个年幼的儿子。父母愈发苍老,他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之前想着我还有奔头,但摊上这样的事,你能怎么办。”

闲暇之余,王亚军喜欢听戏,河北梆子总能令他动容。他说自己最喜欢《陈三两》里的一句戏词:事出万般无可奈,我头插草标卖自身。

新京报 凌晨

情感日志
南昌旅游网
金牛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