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最强法宝商第225章自发救主

2020-01-24 09:3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法宝商 第225章 自发救主

利丘云的飞剑发出一道剑气,拦腰就把射向他的箭矢斩飞到一边。他心想,这xiǎo子的符箭也不过如此。

龚潇雨则显得悠闲一diǎn,他结个手印后,宝塔的一个门窗处吹出一道不大不xiǎo水箭,直接将箭矢击偏了。

就在龚潇雨、利丘云两人,应付符箭攻击时,趁他们稍不注意,陈德收起弓箭,身外黄光一闪,往地上一扎,整个人影消失了。

龚潇雨、利丘云两人,赶紧对陈德消失的地方进行轰击。

利丘云发出一记撼地拳,“轰”一下砸在地上,地上形成一圈接一圈的波浪。

龚潇雨的宝塔直接化身二三十丈高,“嘭”一下砸在地上。

陈德原本曾用念力探查一番,感觉此地下五行元气不复杂,就想用他还不甚高深的土遁术逃走。

利丘云发出的撼地拳,本身就是针对土遁的。

撼地拳通过发出混杂的震波,扰乱地下元气,以破用土遁遁入地下的修士的逃遁。

撼地拳的震波抵达地下五六丈深处的陈德时,陈德就已经很难维持土遁状态了,因为元气突然变得十分混乱。

宝塔落地时,似乎有几万斤的冲击力,就像一个大锤一般,一下就把陈德身外的灵气回路打断了。

趁着土石未挤压过来,陈德赶紧鼓起余下的灵气往上就冲,免得被两人的法术破了遁术,被活活闷死在土层里。主要是他的土遁未练到高深。

利丘云预估着陈德要冲出的位置,将噬灵张以待。

陈德刚冲出来,就发现有一张,正兜头罩下。

陈德手边正好有一块不大不xiǎo的石头,他顺手就用石头往噬灵砸去。

噬灵瞬间就将石头裹住,正好噬灵来势被阻,陈德趁机从下闪开。

龚潇雨从宝塔指引三条风索,从后面呼啸而来,三下合围,就想把陈德捆住。

陈德利用风索合围时的漩涡,从风索间的间隙窜了出去。还未等他辨明方向,又是三道如水剑光兜头盖脸即将杀到。

陈德此时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宫神庭中有动静,他的心神不由自主被吸引到神庭里,在外人看来,陈德就像是突然发愣、定住了,在这交手的过程中,实乃战斗大忌。

因为神庭中,陈德一直不敢触碰的那个天启符箓,它自己也是静静地闲适地在神庭中漂浮,刚才这天启符箓突然自动从陈德的经络里汲取了灵气,此时这天启符箓正霞光大放。

这天启符箓轻微一震,放出一道震波,像是灵识或是念力的力量,照射在三道剑光之上,电光火石间,陈德就像是“看到”了剑光的“构成”。

一些地方明亮线条汇聚,看上去极耀眼稳固,但是有几个地方,线条扭曲晦暗,这样的地方看上去像是一处“薄弱”“不稳”之处。

剑光已经临身,下一瞬就要将他劈为两半,不假思索之下,陈德手中也是早已蓄势的长剑,连发几道剑气,这几道剑气全部刺中陈德在天启符箓帮助下,“看到”的对手剑光中的扭曲晦暗处。

像是一个明亮耀眼的大气泡被戳破般,前一刻还锐利无匹、气势汹汹地要将陈德一劈两半的三道剑光,好似“啪”“啪”“啪”三声轻微的响声后,倏然化为激荡的天地元气,有如三道清风拂过陈德身上破烂的衣衫。

发出这三道如水剑光的利丘云,初时还有些担心陈德被剑光斩杀,不符他们要擒活口领赏金的初衷,却见那天台宗的xiǎo子突然醒过来一般,轻描淡写地就把三道剑光给熄灭了。

利丘云见此情景大吃一惊:这不像是展窍境修士能有的手段啊!

利丘云赶紧对龚潇雨传音道:魔雨,这天台宗的xiǎo子有古怪,要xiǎo心了!

龚潇雨刚才也看到了陈德斩灭三道剑光,他也吓了一跳,原以为他和利丘云配合之下,刚才利丘云的那三道剑光就能让陈德非死即伤了,能这样击灭迭云兄的剑光,远非展窍境修士所能为啊!

莫非这xiǎo子背后大有来头?这才身具一些高妙的法诀?

龚潇雨、利丘云两人都是比较滑头的修士,他们都不会在情况不明或是对方来头太大的时候,与人死磕。

这两人暗自心下嘀咕起来。

刚才那奇妙的一瞬,让陈德回味不已,他就立于雪地里体验那天启符箓那神奇的一震。

除了一下子符箓汲取的灵气较多外,陈德没有其他不适。

但是这一下,也抽调了他的两成多的灵气,以他目前的修为,如非不得已,陈德觉得自己还是少动用这天启符箓好一些。

龚潇雨心里有些疑惑,但是手下却是不停,他结个手印后,喝一声“魔冰囚笼”。

顿时陈德周围方圆五十丈内的雪片,不论地上的、树上的、石头上的,齐齐飞向空中,然后诡异*地从四面八方扑向陈德。

这些雪片扑来的同时,“吱吱嘎嘎”地变成透明坚硬的冰块,并相互联结在一起,成了一堵堵的冰墙。

陈德还未反应过来,这些冰墙竟然猛然合拢,在他外围,结成了一个冰笼,冰墙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陈德周围的空间被挤压得越来越xiǎo,就要将他结结实实地困在冰中。

诡异!浑身骤冷的陈德心道,对方的宝塔怎的有这么多妙用?!

如不能及时从这魔冰囚笼中突出去,等另一人的噬灵兜上来,可就跑不掉了。

陈德又是灵气狂输入手中长剑,剑气锐利狂猛地劈在前面迫来的冰墙上,冰墙只是裂开一道大口子,略一顿,又自动合拢继续压来。

他紧接着又是凭身体力量用回旋斩猛劈身后逼近的冰墙,剑身猛劈在他身后的冰墙上,诡异的是同剑气劈砍的结果相似,冰墙只是裂开一道大口子,略一顿,又自动合拢继续压来。

怎会打不碎?!怪不得称为魔冰囚笼。

千钧一发,陈德猛然想起神庭里的天启符箓的神奇一震,这次他立即主动驱使符箓汲取灵气。

天启符箓一晃之后,马上霞光大放,天启符箓轻轻一震,释出一道震波,立即就有影像回传到陈德的脑宫中。

陈德就像是“看到”了右手边冰墙的“构成”。

大多数地方明亮线条汇聚,看上去耀眼稳固,但是有几个地方,线条扭曲晦暗、明灭不定,这样的地方看上去像是冰墙上有瑕疵的地方。

顾不得那么多了,陈德立即用长剑连刺这几个地方。

就像是绳索突然被斩断,又像是施展到一半的法术突然间灵气被阻断了,陈德右手边的冰墙突然崩碎。

陈德一脚揣在左边逼近的冰墙上,身体如离弦箭般从缺口处飚出。

他就听得背后“嗤啦”一下,噬灵将合拢得只有一丈见方的冰笼全包裹住了。

龚潇雨、利丘云两人都傻眼了,他们明明看到就只差一diǎndiǎn,陈德就被噬灵连魔冰囚笼一起困住。

发动后的噬灵,围住一个修士后,修士基本上就跑不掉了。

噬灵会自动伸出根须探入被捆修士的经络、穴位中,封住修士穴位、经络的同时,只要修士妄动法术,噬灵就会汲取修士的灵气,打断修士施法过程,并把修士捆得更结实。

这噬灵用来生擒修士,或是妖兽,是十分的管用。

龚潇雨、利丘云两人用魔冰囚笼配合噬灵,擒下了不少拓海境修士,以及三阶妖兽,没曾想竟然在一个展窍境xiǎo修士身上失了手。

施展魔冰囚笼对龚潇雨来説负担较大,他一般都是在对付对手把握较大的时候,才选择施展这一招。因为这样,在施展魔冰囚笼后他就不必担心对方的反击。

也正是因为陈德只是一个展窍境修士,他不担心陈德的反击能威胁到他,这才在连续多次施展,群攻的消耗较大的“魔雨动八方”后,龚潇雨仍没有多少顾忌地施展魔冰囚笼。

现在,龚潇雨一看到这样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而他自己法力只剩下不到三成了,他心里有些后悔起来。

陈德又动用了一次天启符箓后,体内法力大减,转瞬间就只有原来的一半了。

这天启符箓好是好用,可惜目前对他而言消耗巨大。它就这么震两下,陈德的灵气就去了一半。

差diǎn又被对方拿住,陈德心里有火,趁双方拉开了一定距离,陈德张弓搭箭。

“咻”“咻”“咻”“咻”四支普通符箭分取龚潇雨、利丘云两人。

利丘云刚有些失望地将噬灵收回,符箭带着尖细的啸声直指他的眉心,带着凌厉杀气,刚用飞剑磕飞一支符箭,第二支符箭衔尾而至,来不及用攻杀的飞剑护身,他赶紧御使脚下飞剑闪躲。

显然符箭的速度在他御剑躲闪时,让他真切感受到了,快逾流星,“唰”一下擦着他的头巾而过。

吓他一跳,他曾用飞剑发出的剑气击飞过符箭,而飞剑发出剑气的反应速度,自然快过他脚下御使的专用于飞遁的飞剑。

桐庐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祁东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上饶诊治白斑病医院
兰州出名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